民营银行“成长的烦恼”怎么解 - 卡神记

民营银行“成长的烦恼”怎么解

  民营银行是现有金融体系的“毛细血管”,通过差异化发展、特色经营,运用金融科技解决普惠难题。目前,我国民营银行不仅数量初具规模,还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经营模式和可供借鉴的发展经验,有效弥补了小微金融服务短板、激发了金融市场活力。历经七余年发展,成长中的民营银行面临哪些困境?民营银行路向何方?

  试玉要烧三日满,辨材须待七年期。自2014年12月我国首家民营银行开业至今,银行业的这一“新生力量”已走过七年多探索之路。相较于传统银行,民营银行有何特殊之处?发展中遇到了哪些“成长的烦恼”?循着民营银行的成长轨迹,经济日报记者展开调查。


  诞生:加大对内开放力度


  尽管已试点超七年,很多人并不十分了解民营银行。有人心存疑问:有国有银行,为何还要设立民营银行?钱放在民营银行里安全吗?事实上,设立民营银行,是我国金融业加大“对内开放”力度的重要举措。


  自改革开放初期,我国就有序推进民间资本投资、入股银行业。1984年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《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》,提出要进一步贯彻执行对内搞活经济、对外实行开放的方针。1988年,一家政府仅持股5%、个人资本持股95%的“金融服务社”在浙江诞生,它就是台州市商业银行的前身,这让当时的人们颇受震动。但由于不是100%民资,这家机构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民营银行。


  随着开放持续扩大,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步伐明显加快,渠道增多、机构增加、资本增大、比例增长。时任原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于2014年4月明确表示,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,本身没有法律障碍,不存在歧视性规定。


  民营银行试点前,我国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主要有4种模式:发起设立、认购新股、受让股权、并购重组。例如,民间资本参与城市商业银行、农村信用社等机构的重组改制,化解存量金融风险;再如,民间资本投资入股现有商业银行,依法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,共享银行业改革发展成果。


  在众多有益探索基础上,民营银行试点工作越发“胸有成竹”,2013年,党中央、国务院的两份重要文件正式为设立民营银行拉开序幕。为进一步扩大对内开放力度,2013年7月,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》提出“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”;同年11月,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提出“在加强监管前提下,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”。


  至此,真正意义上的民营银行登场。与历史上那些由民间资本持股的银行相比,试点民营银行的全部股东均为中资民营企业,其资本金全部来自民间资本。


  试点彰显的开放决心进一步激发了民间热情,民营企业、各地政府踊跃上报试点方案。如何选择?监管部门决定坚持“三个尊重”:一要尊重民间首创精神和政府推荐意见,二要尊重发起主体的自主意愿,三要尊重市场选择原则。


  最终,经过反复论证、择优选择,首批5家民营银行试点方案确定,它们是:深圳前海微众银行、温州民商银行、天津金城银行、上海华瑞银行和浙江网商银行。


  探路:找准普惠特色定位


  2015年1月4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微众银行敲下电脑回车键,卡车司机徐军就拿到了3.5万元贷款。


  作为国内首家开业的互联网民营银行,这是微众银行完成的第一笔放贷业务。彼时,人们对“纯互联网银行”十分好奇:既没有营业网点,也没有营业柜台,更无需财产担保,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和大数据信用评级发放贷款,能行吗?


  微众银行一小步,金融改革一大步。李克强总理考察微众银行时表示,你们要在互联网金融领域闯出一条路子,给普惠金融、小贷公司、小微银行发展提供经验。要降低成本让小微客户切实受益,这也能倒逼传统金融加速改革。


  除了微众银行,首批试点的其他4家民营银行也在思考如何找准定位。“跟国有大行、股份行相比,我们的品牌知名度不高、客户基础弱、吸收存款能力不足、人才优势不明显,我们要去服务谁?怎样打好特色经营这张牌?”回顾成立初期,多家民营银行负责人都发出过这样的感慨。


  服务谁?服务小微企业中的“小微”“三农”和社区,做我国现有金融体系的“毛细血管”。这既是监管部门对民营银行的定位,也是民营银行在实践中探寻出的可行之路。


  “发展民营银行,是希望利用它来自民间、熟悉民企、贴近民众的天然特点,补充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不足,进而逐步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。”尚福林表示,同时,这也有助于更多地引进竞争机制,促进银行业自觉提高服务质量。


  首批5家民营银行并没有“大干快上”、盲目扩大规模,而是审慎探路,寻找特色化、差异化经营模式,提高自身与细分市场金融需求的匹配度。例如,微众银行重点服务小微企业、个人消费者,温州民商银行定位于服务温州区域的小微企业、个体工商户以及小区居民、县域“三农”;天津金城银行深耕天津地区的中小微企业。


  首批试点稳妥有效,后续批设才有可能。经历了2014年开展试点、2015年制度完善,自2016年开始,我国民营银行批设工作进入“常态化”,监管部门按照“成熟一家、设立一家”原则,2016年批准筹建了12家民营银行,2017年、2018年未批筹,2019年批准筹建2家。


  截至目前,我国已开业的民营银行共19家。从区域分布看,民营经济发达的广东、浙江、江苏各有2家,福建、安徽、湖北、山东、湖南、四川、江西、辽宁、吉林及四个直辖市各有1家。


  “民营银行的差异化经营特征较为明显,大体可分为3种模式。”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说,一是纯互联网型,如深圳前海微众银行、浙江网商银行、四川新网银行;二是准互联网型,如上海华瑞银行、武汉众邦银行、江苏苏宁银行等;三是相对传统型,如天津金城银行、温州民商银行等。


  探路多年后,民营银行已交出一份亮眼的普惠金融成绩单。截至2020年12月末,民营银行小微贷款余额达1919.9亿元,较年初增长127%;个人经营性贷款余额达1501.55亿元,较年初增长117.6%。


  创新:抢抓金融科技机遇


  民营银行探路普惠金融并非坦途。“服务小微,如果按照传统的信贷员人海战术,我们拼不过国有大行,大行还反过来说我们‘路子野’。”谈起业务拓展,某中部省份民营银行负责人有些无奈,他表示,民营银行在起步阶段有三大突出劣势。一是客户基础弱、品牌知名度低,如何精准找到小微企业?二是资金价格高、运营成本高,如何降成本进而降低贷款利率?三是服务载体少,部分民营银行甚至没有线下网点,如何提升小微企业服务体验?


  破局的关键,是加强科技自主创新,抓住金融科技的时代机遇。“金融与科技融合是大势所趋。”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表示,科技手段有三大助力,一是大幅丰富银行信息获取的充分性,二是增强银行风险判断的科学性,三是提高银行贷款审查审批的时效性,在此基础上,进一步扩大金融服务的覆盖面,明显改进金融供给的有效性。


  说到抢抓时代机遇,有一个标志性探索无法略过。国内首个具备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分布式银行核心系统,诞生于民营银行——微众银行。


  抛开劣势,初创期的民营银行也有明显优势,即:“白纸一张”“船小好调头”。因此,“干一些与传统银行不同的事、创新一些传统银行干不了的事”成为支撑民营银行探路的精神力量。


  面对机遇,有思考、有预判的人们总是容易一拍即合。2014年3月,微众银行处在筹备期,尚未开业,微众银行董事长顾敏碰巧遇到了曾经的老同事马智涛,一位在传统金融机构有着十年IT任职经验的“老将”,于是展开了合作。


  彼时的银行业,“去IOE”是热点话题且备受监管层重视。IOE代指当时大型金融机构的后台架构,具体可分为小型机、数据库、高端存储3部分,而这3部分的领导厂商分别为IBM(国际商用机器)、Oracle(甲骨文)和EMC(易安信),因此该系统被简称为IOE系统。


  为何要“去IOE”?第一,IOE系统属于“集中式”架构,成本高。如果银行需要扩容,就得换容量更大的计算硬件,这好比往杯子里加水,一旦水快满了,就必须换一个更大的杯子。第二,IOE系统属于“闭源”商用系统,其应用程序以外的、所有基础软件的源代码通常不公开,银行过度依赖核心厂商,容易埋下安全隐患。


  微众银行希望不依赖IOE,反其道而行之,做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、“分布式”架构、“开源”的银行后台系统,这样既可大幅降低运营成本,又可大幅增加数据读取能力。因为“分布式”架构采用的是一个个标准容量、价格较低的“小水杯”,水满后,不需要换更大的、价格贵的杯子,只需再增加一个低价的小水杯即可。


  创新的种子已结出果实。目前,该系统具备完全自主知识产权,可支撑亿量级客户和高并发交易,上线至今实现了“24×365”无间断运转,服务超3亿客户,单日交易峰值超7.7亿笔,已达到国有大型银行同等规模水平;同时,每账户运维成本降至2.2元,不到国内外同业的十分之一。


  “成立初期,我们集中资源,对关键核心技术开展攻关。”微众银行党委书记、行长李南青回忆,与大多数银行不同,该行的科技人员占比始终保持在50%以上,历年科技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超10%。


  后台系统站稳了,金融科技就能在更多业务中大显身手。“我们把前沿技术运用在寻找客户、风险控制、改进服务等各方面。”李南青说,得益于全方位的科技运用,微众银行的各项成本持续优化、效率显著提升,为深入践行普惠金融服务夯实了基础。


  微众银行的创新探索起到了积极的示范作用。自2017年开始,重视IT系统建设、抢抓科技趋势不约而同地成为多家民营银行的选择,有些银行还在成功引进技术基础上实现了对外技术输出,民营银行金融科技生态圈成效初显。


  挑战:破解发展难题


  并非所有民营银行都像微众银行这样“敢闯”“敢试错”。记者调查发现,作为民营银行的股东,许多民间资本都无法接受试错的高昂损失。


  这就回到了问题的原点:民间资本发起设立民营银行的初衷究竟是什么?如果是赚快钱,甚至将民营银行作为自身的利益输送通道,这显然不可行、也不能行。


  “民营资本办银行常有一个误解,觉得跟办一般企业一样,自己说了算,可以方便融资。”民营银行试点伊始,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就曾提醒,银行业是特殊行业,在任何国家都是特许经营,要有严格的资质审查和监管。


  保障公共利益,要有铁的法律法规。在选择首批民营银行试点名单时,监管部门就定下了“五大准入规则”。一要有自担剩余风险的制度安排,二要有办好银行的资质条件和抗风险能力,三要有股东接受监管的协议条款,四要有差异化的市场定位和特定战略,五要有合法可行的“风险处置和恢复计划”。


  随后,《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的指导意见》《关于民营银行监管的指导意见》相继出台,民营银行逐渐走上了依法合规经营、科学稳健发展之路。


  但法律法规无法预判所有风险,当前,要特别警惕关联交易风险。近期,上海华瑞银行、辽宁振兴银行、重庆富民银行等多家民营银行收到监管部门罚单,违法违规事实均涉及向关联方输送利益。


  “我们要特别注意,民营银行千万不能办成由民营资本少数人、少数资本控制的银行,不能把银行变成自己的提款机进行关联交易。”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2017年3月曾强调。


  2017年就已作出警醒,为何该问题至今无法根除?记者调查发现,关联交易的主因是民营银行的公司治理存在缺陷,但完善公司治理又非一日之功。一个现代金融机构必须拥有完备的公司治理组织结构,即以股东大会、董事会、监事会和高级管理层为主体,“三会一层”各司其职、有效制衡、协调运作。反观个别民营银行,有的主要发起人尤其是第一大股东强势、过度介入民营银行的经营管理;有的股东在银行获批后立即转让股权,改变民营企业属性;有的股东面临司法纠纷,存在强制拍卖执行银行股权的隐患。


  发展中的问题要在发展中解决。民营银行是新生事物,股东大多来自实体企业,企业经营更关注投入产出、利润回报等层面。董希淼表示,接下来,建议吸引、鼓励有实力、有意愿且能长期投入民营银行发展的民营企业参股民营银行,调低企业股东“急功近利”诉求;同时,减少股东对民营银行经营的干涉,将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。


  除了后天缺陷,民营银行还存在诸多先天不足,部分发展困境至今未缓解,监管部门对此应予以重视。


  “由于物理网点不足、互联网存款监管趋严,部分民营银行吸收存款的难度越来越大,负债成本远高于其他银行。”中国银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,截至2020年12月末,有10家民营银行的线上存款主要来源于第三方互联网平台,依存度高达81%。


  此外,民营银行还普遍面临资本金补充困境,尤其缺乏资本补充工具。上述负责人表示,若发行金融债、二级资本债,当前大部分民营银行达不到监管指标条件。


  吸收存款难、补充资本金难,二者直接制约了民营银行的贷款发放能力,阻碍了民营银行践行普惠金融的可持续性。


  如何解决?“为缓解民营银行负债来源单一问题,建议修订现行相关办法,便于民营银行尽快进入同业拆借市场开展流动性管理、通过发行金融债获得资金来源。”董希淼说,例如,批准民营银行加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,支持发行同业存单,并给予同业存单发行业务资格提前申报、审批等。


  针对资本金补充问题,董希淼建议,可适当修改相关规定,鼓励民营银行通过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来补充资本。目前,只有浙江网商银行成功发行了永续债,未来可将更多民营银行纳入永续债发行目标银行。此外,可允许经营情况较好的民营银行先行先试,在试点的基础上公开上市。“通过在境内外上市,既可以让民营银行及时补充资本,又可以让公众分享优质民营银行发展成果。”


.